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 正文

天下大同什么意思曾轶可 那些非议,把它当回事,你就输了

时间:2018-09-13 22:18 来源:新河 作者:新河新闻 阅读:

  七月,盛夏的北京,隐匿在一片厂房之中的摩登天空里,曾轶可走出电梯,在人们的簇拥下带风而来。进门之前,她转头跟经纪人小声确认:“接下来是哪家媒体?”

  如果不是第五张专辑《Anti!Yico》刚发布不久的话,这种对话似乎并不会经常在曾轶可身上出现。2009年那个喧闹的夏天,一个短发女孩抱着吉他,颤着尾音,在一片赞美与争议声中横空出世。快十年了,在这个人人高歌,希望时刻保持吸睛与吸金同在的时代,曾轶可并没有身陷于密密匝匝的媒体通告和曝光之中。她习惯把自己放在与公众恰当的距离之外,写词、谱曲、周游列国、吸收新知,好更透气地感受这个人世。

  时至今日,人们依然会哼起她最初写的那几首歌——“七月份的尾巴,你是狮子座”“最好的那个天使,我最熟悉的字是你的名字”,脑海中随之浮现的,是初登舞台时那个略显忐忑僵硬的“小绵羊”。但出现在新京报记者眼前的这个女生,拍照时自如地变换着眼神与动作,交流时成熟地表达着观点和想法,与当初的她已然判若两“羊”。

  这大概就是时光的力量吧。“对于艺人这个身份,之前会很模糊,因为那时候自己很小,不懂得做艺人应该是什么样子。但现在越来越清楚,其实艺人就是Artist(艺术家)嘛,需要做出更好的作品。”当用她那依旧糯软的音色说出这番话时,语气早已坚定淡然。

2009年发行首张专辑《Forever Road》。

  舞台之下

  创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不是全部

  曾轶可记忆中最舒服的一天,是去希腊的时候,“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去的,早晨起来就能听到海的声音。有一条狗狗,叫Emily,我会冲牛奶给它喝。然后去希腊的小镇上吃早餐,和街边的画家交谈。下午开着车逛逛小岛。晚上喝点小酒,看着海,这是我觉得最幸福的时刻。”

  这些年来,曾轶可出现在大众视野中,大多是在专场演出或是音乐节的舞台上。舞台之下的她经常“消失”——除了宅在家里,还有一部分时间被她用来四处游走、生活。2018年,在春天尚未来临之前,曾轶可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去了趟欧洲,在意大利、希腊、德国游历的日子里,安静又浪漫的夜晚往往为她带来音乐的灵感,“我喜欢海边,以及夜晚有霓虹灯的时候。”

  不过,在曾轶可的眼中,创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并不是全部。“我没有那么勤奋啦,”她诚实地笑了,“创作来自于我经历的人和事情,还有去过的地方,读过的书,爱过的人。这是人的组成,也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。”

  在曾轶可的设想中,如果70岁的自己还活着的话,“应该也是一个喜欢到处游玩的老年人吧?”但与人群的远离,其实并非她刻意为之的结果。“之前有一些跳水、跨栏的节目找过我,但我觉得自己不太适合,其实我也很想顺其自然地参加一些节目。”她坦言,如果适合的话,自己其实并不排斥在综艺中露面。

  2014年,江苏卫视播出的《花样年华2》,是她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以常驻嘉宾身份参与的综艺节目,“因为好玩儿,”这个湖南姑娘认真地带出一句儿化音,“就是几个女孩子在深山里,在大自然里生活三个月。我也因此写了很多歌,还交了朋友。如果再有那样的节目,我还可以参加。”

  音乐综艺呢?“也可以,”她思考了几秒钟,补充道,“但音乐类的有一点,我不喜欢竞赛,一定要分出第一名吗?我觉得音乐是没有什么排名的,就是喜好问题,感觉问题。虽然我是从……出来的。”讲到这儿时,她略去了中间的词。

2015年推出专辑《25岁的晴和雨》。

  网络暴力

  和我遇到的美好比起来,那些议论微不足道

  快乐女声。

  如果2009年的那场比赛发生在今天,也许人们会对舞台上颤颤巍巍的她善意许多。但在彼时,这个不善言辞,没有完美唱功和靓丽外形的“绵羊音”女孩,无疑成了大众关注和消费的对象。特别是评委包小柏因为她进了20强,留下一句“她留我走”后愤然离场的画面,以及高晓松、沈黎晖等人支持她的声音,一同将争议推向高潮。

  “那个时候根本看不过来,可能因为太多了吧,还有就是太小了,我也不太懂。”回忆起19岁时遭遇的网络暴力,曾轶可十分坦率,没有丝毫隐瞒。不难看出,这个外表看似柔弱的姑娘,有着一颗倔强而又强大的心脏。“一个很明显的道理是,如果有一个不太好的人,要跟你吵架,如果你也跟他吵的话,如果你把这件事情当回事的话,那你就输了。而且他们都是一些没事做的人。我有事情做的时候,连手机都没时间看,哪里还有工夫去管一个我生命之外的人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内容